博客网 > 社会杂谈

■事后心有余悸,一名当事医生曾戴口罩接受采访。


  ■采写:新快报记者黎秋玲■摄影:新快报记者孙 毅

  ICU科室主任熊旭明检出新伤:一肋骨骨折,目前仍不能下床活动

  “我们想来看看医生,过来道歉……”昨日上午9时半左右,在广医二院打伤医务人员的死者两名家属代表(死者的女儿罗女士及媳妇),前往医院送上果篮,向被打伤的ICU科室主任熊旭明教授及相关医务人员道歉。两名死者家属代表承认当时听闻亲人死亡,心情激动而做出过激行为。死者家属代表罗女士说,希望这件事不要搞大,老人家的丧事至今没有办理,当时被警方拘留的是老人的孙子。她们登门道歉过程中话语不多,说完几句就离开医院,也未入病房探望被打医生。

  “希望社会能给我们一个安全的环境,工作时不要担心被打骂、内心不再有负担,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能力和水平,去救治病人。”

  ——谢医生被打后谈心愿

  死者的女儿:我们不懂事,我们是农民

  昨天,死者女儿罗女士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谈到此行到医院的目的,她说是来探望医生的,“就前几天打医生的事情上门道歉”。当被问及为何打医生时,她抿了抿嘴,说话有些吞吞吐吐:“我们什么都不懂……我们是农民……”之后就低头沉默不语。

  记者追问,“知道医生被打得伤很重么?”

  罗女士说,当时他们是冲动了点,承认错误。“求你们别把事情搞(大)……当时大家都很激动,双方冲撞是难免的……真系唔知点讲(粤语:真的不知道怎么说)……老人家的丧事至今没有办理。”说完这话,罗女士眼红红,闪着泪光。

  受伤熊教授:还不考虑见他们

  被打伤情最重的熊教授昨日通过照X光,又查出第8根左肋骨骨折。医院医务科主任李林表示,熊教授目前脾仍有出血,“如果脾包膜不能止血,病情还是很严重,甚至会有生命危险。病情仍需密切观察。”医生目前仍然不同意熊下床活动。

  昨日,新快报等媒体记者到病房探望了正在治疗的熊教授,当时,他吃力地靠在床头,背后垫着被子和枕头。受伤的左眼睑下贴着纱布,脸色苍白,精神欠佳。今年50岁的他,头上已有不少白发。平时争分夺妙,救死扶伤,今日却因被打受伤,穿上病服躺在病床……当记者轻声问候他时,他声音柔弱、低沉回应:“心里很乱。”并表示仍未从被打阴影中走出来。

  对于家属称是医务人员先动手,熊教授回应“绝对没有这回事”。至于事件的原委、细节,他不愿过多回忆,只记得当时和患者家属在沟通有关遗体处置的法律法规。后面就发生了他及其同事被攻击的事情,他至今也难以理解患属下重手打人的行为。

  熊教授的病房放着许多水果、花篮,不少亲友都来看望他。

  得知家属来道歉欲探望,熊教授轻轻摇头:“我还不考虑见他们。”说话间,一旁的熊太太心疼地走过来,扶着他,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,强忍悲痛说:“让他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据ICU科的医生称,在对死者进行抢救中,熊教授是一直在抢救床边指导、参与抢救的ICU医生之一,“整个过程竭尽所能”。

  目前,他的伤情仍未稳定:眼睛挫伤,面部挫伤,皮肤裂伤,左眼视力下降;鼻梁受伤;现在的尿还是茶色的,即还存在出血的情况;脾损伤,现在担心会脾破裂。昨日X光又查出,第8根左肋骨骨折。

  被打谢医生:怕父母担心不敢告诉家人

  昨日,记者们还探望了一同被打的谢医生,谢医生伤情稍有好转,但神情憔悴,说话声音柔弱。他也遗憾地表示:“没日没夜尽力抢救患者,得到这样的结果。实难接受!”

  谢医生参加工作六年,一直在ICU参与危重急病患的抢救工作。“抢救过那么多病患,收到很多锦旗和感谢信,无礼的家属也有,但出狠手打人还是第一次碰到。”他说:“怕父母担心,仍未敢告诉家人自己被打一事。”

  谢医生表示,虽然现在医疗水平和技术越来越好,也希望能将所有病人都救回来,但对未能救治回的人,他们也惋惜和同情,甚至会郁闷好几天。

  对话谢医生

  这样动手打人还是第一次碰上

  对于家属这次来道歉,谢医生仍表示很难接受,对打人行为不可理解。自己曾经救过老人的命,被打前几分钟,他还连续在ICU24小时抢救患者。不过虽然做医生很辛苦有危险,他还是热爱这门行业。

  年轻人来了后火气大,发展成打人

  记者:当天怎么就打起来了?

  谢医生:事发那天我刚好值班,已在ICU连续工作了24小时,一直在抢救病人。当时是熊教授先出去,跟家属通报情况,我后来听到吵闹,就出去了,解释在医院死亡不能从ICU搬走尸体的相关法律条例。其实,在抢救最开始,死者的儿子来医院,已经跟他沟通过很多次,他还是很平静的。后来越来越多的家属赶到医院,特别是有年轻人来了后,火气很大,十几个家属围着我们俩,对着我们指指点点,谩骂,说我们没有尽力抢救等。

  记者:后来为何发展到打人?

  谢医生:他们一群人慢慢往前逼,因为我们不能用手挡他们,只好慢慢往后退,我们稍退一步,他们就往前一步。最后被逼到休息室的墙角。一个年轻人离熊教授最近,他直接一拳就打在熊教授左眼,只见他眼镜立刻破裂,掉到地上,镜片划破他的眼睑,鲜血直流,眼眶青瘀顿现。

  患者离去,我们怎么还可能打家属?

  记者:是谁打了你?

  谢医生:他们一群人,男女老少一起冲上来,有的抱着熊教授,有的来打我。总共动手打了5至10分钟,接着我的眼镜也被他们打掉了,我眼前一黑,突然晕了过去。十几秒后我醒了过来,看到他们一帮人还围着熊教授拳打脚踢,心里非常着急,我拼死要推开他们,但又被他们抱住了。桌子另一边的李医生(女)则被死者的几位女家属围住,其中一个年轻女子拿凳子和杯子威胁要砸她。

  记者:当时有呼救么?

  谢医生:我们喊“救命、打人了”,因为其他医生、护士都还在ICU里抢救病人。后来保安赶到,报了警,才阻止他们。

  记者:家属称熊教授先打人?

  谢医生:完全没这回事!这是恶人先告状,诬蔑。熊教授一直说话非常温柔,一直往后退缩。我们在ICU工作,经常会面对一些病人,抢救无效而离去,我们心里其实也挺难受,怎么会去打患者家属呢?正常人也不会这样做。

  记者:当时是否你们的言语与他们有冲突?

  谢医生:我们跟家属谈话时措辞都是很平和、态度也很好,熊教授更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。到现在也无法理解他们打人的行为。

  今年1月曾救活过患者,关系一直很好

  记者:与这些家属此前有过接触么?

  谢医生:今年1月份死者还在ICU住过院,我们还尽力将她抢救回来,顺利康复出院。医患关系一直很好。记者:你接受他们的道歉么?谢医生:暂时不能接受他们的道歉,心很痛,还不想见到他们。我在ICU工作了六年,蛮不讲理的人我也见过,但是这样动手打人还是第一次碰上。

  记者:现在医患关系紧张,你认为原因有哪些?

  谢医生:我为患者尽心尽力,自认为是一名合格的医生了。但患者觉得花了钱,就要求一定要治好病,完全将求医过程当成是一种消费。社会上很多人对医生不满意,这有体制的问题,而不是医生的问题。哪个医生不想将病人的病治好?每当病人的病情治不好时,我们的心情更难过,当看到病人治不好而死亡时,我心里都会郁闷好几天。

  医生不是神,并非什么病都能治好

  记者:事件发生后,对你的心理有影响么?

  谢医生:我很害怕、担心、寒心。干了那么多,却得到这样的结果。

  记者:是否会考虑转行?

  谢医生:这个不会影响我今后继续走从医这条路,自从选择了治病救人的医生职业,我就以治病救人为天职。冲动打人的是家属,患者在天有灵,她明白我们如此费尽心机去救治过她,也会感激我们的。

  记者:家属情绪激动可能与失去亲人有关?

  谢医生:医生不是神,并非什么病都能治好,家属当然希望病人即使再老,也能留在自己身边,病人家属的道德和素养还是需要提高。

  院方说法

  将走司法程序讨回公道

  昨日,广医二院党务办公室主任李应华表示,目前未考虑其他,主要是先把受伤的医生伤情控制并治疗好,然后会走司法程序,讨回公道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处理。相信政府会维持公正和公道。李应华表示,为医务人员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,这是医护人员最大的心愿。

  另外,医院表示会尽快在事发ICU医生休息室安装摄像设备,今后并不允许家属进入ICU工作区域。

<< 茶叶质量问题8成源自农药残留 / 五谷杂粮的8种营养吃法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山里妹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